欧阳若珣

亲爱的姑娘,
能不能
不要故意避开我……

今天是9.22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我没看错吧?旧版基德第二集有少年侦探团?

日常

今天分屏上网课的时候,老师突然问你在干什么,把我吓了一跳,结果一抬头,哦不是说我啊,那没事了。

然后又看了一下同学发的弹幕
是什么,结果……

洛冰河捏住沈九的下巴,冷笑一声,又将他甩到一边,大幅度的动作使铁链发出声响

“把这里给朕砸了!”

刺眼的阳光照射在破败的房屋上,映出斑驳的影子。

沈九躺在地上,看着四处翻飞的尘土,不禁咳嗽几声。

真是造孽啊,早知道就不该那么听话,让别人来演戏骗自己。

而且,如果没有被简单粗暴的绑住,还能撑得住,现在估计已经疼晕过去了。

“嘶…好疼啊”

沈九用手指戳了戳脸颊,咬紧牙关,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。

正当沈九想要往前走两步逃跑的时候,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,扯着身体不停的往后退。

痛!

沈九倒吸几口凉气,终于被绳索绊倒,跪坐在地上。

只见自己的脚腕处绑了铁链,而且长度已经到了膝盖处,双腿更是被麻绳束缚住,动弹不得。

再看看四壁,皆是大块的石头,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设计。

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?

正当沈九疑惑之际,眼前突然出现两个人影。

沈九正准备着早课,洛冰岭端着一碗粥走进屋里,轻声道:“老师,今日起晚了,怎么连饭都不吃?”

沈九笑了笑,接过他手里的粥,喝了几口,又把碗还给了他,说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洛冰岭看着桌上的暗器,欲言又止,最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没什么事,只是昨夜睡得晚,现在有些困。”

沈九见状,将自己的披肩搭在椅背上,说道:“却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困了,要不再睡会儿吧。”

洛冰岭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师,今日店里人少,你若是想休息,便去歇下吧,反正还有几个学生等着呢。”

沈九点了点头,拿起那本书慢慢翻看着,听着窗外阵阵鸟鸣,只觉得静谧悠然,心旷神怡。

屋外的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带来了丝丝凉意,让人不禁感到十分舒适。

洛冰岭默默地看着坐在桌前认真读书的沈九,道:“老师,若是就这样过完此生,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”

沈九闻言抬眼看了他一眼,又继续低头看书,说道:“你要是喜欢安逸,那便做个闲散之人吧,何必总想着报仇呢?”


好甜啊~

Q:写出你现在正听的这首歌的副歌部分的第一句,不说歌名,看看有没有人来接。

牵起迷途的双手  follow me

陪你到岁月尽头  oh, honey

希望所有的伤疤  拜托你

品尝  一生甜蜜

埋葬悲伤的过去  follow me

两颗心如此接近  oh, honey

幸福的背后开满荆与棘

还好  最后是你